下药劫九旬妇害命 忘恩男辩:不知人怎会死?

男子林昆锋欠债,去年7月伙同友人彭奕皓、张宥和捆绑好心收留他多年的李姓母女洗劫财物,得逞后却未松绑被害人,九旬的李妇脖子和嘴巴被绳索和胶带紧勒,窒息而死。新北地院依强盗杀人罪判三人无期徒刑,褫夺公权终身,检方和三人皆上诉。高等法院今行准备程序,林等人都表示只想劫财,没想取命,称不知人怎么会死。

35岁林昆锋原本居无定所,后来因在宫庙当乩童,结识了李妇的儿子,被安排与李妇同住。林与李妇同住长达12年,对外也以祖孙相称,但去年初起,他因欠债频频向李妇借钱,曾私吞对方要缴牌照税的7千元现金,甚至还偷钱,双方多次争吵。

林昆锋计划下药迷昏李妇母女。去年7月24日,林与彭奕皓、张宥和分头购买安眠药和童军绳,7月26日动手,还以开始喂奶当行动代号。林先诓称安眠药是顾肝、顾肾的,骗李姓母女服用,她们药效发作昏睡后,再通知彭、张到场,以童军绳、胶带绑住母女。

林等三人在李妇家搜刮了上万元现金和金饰玉品,又痛殴李妇女儿逼问提款卡密码。林见李女不说,先行离开现场,彭、张则继续翻找其他提款卡、拷问密码,直到李妇儿子晚间7时敲门,两人才反锁大门,从阳台铁窗逃逸。

新北地院审理时,林等人辩称不知李妇为什么会死掉,法院认为他们喂食李妇母女安眠药、捆绑,显有杀人的不确定故意,不宜轻纵。因三人虽向李家人道歉,但被害家属不接受,新北院考量人权和社会秩序,认为监禁、教化可以让他们反省,还不到死刑程度。

高院今开庭时,林等三人只承认加重强盗罪;辩护律师强调依他们所带的犯罪工具,意非在取命,他们只是想询问李女提款卡密码,如果人死了就达不到目的,可见没要杀人。

林昆锋的辩护律师李俨峰表示,林在清晨6点33分就离开现场,李妇是在之后才死亡,而案发时救护人员测得李妇体温是35度,他希望了解有没有量到小数点?这体温是从何部位测得?想请法医厘清人体降温的速度,确认死者是否在被发现前2小时死亡?李也想拷贝李女的警询光碟,认为案重初供。

高院定9月11日上午审理。